Home Blog Chatroom Forum News Gallery Poll FAQs Calendar LifeType Blog Links
Tuesday, July 25, 2017
Select your language (選擇語言)
Login (登入)
Username:

Password:


Lost Password?

Register now!
Sidebar Navigation
Categories
Monthly archives
Operation Menu
Main Menu (主選單)
Did you know ?
How to upload pictures

Who's Online (誰在線上)
83 user(s) are online (1 user(s) are browsing WordPress)

Members: 0
Guests: 83

more...
Search(搜尋)
Themes (版面風格)

(4 themes)

Author Archive: Redsnow

还乡

Redsnow @ Monday, May 21st, 2007 ()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一封简体字的来信问我  说暮春三月;江南草长  海峡的暖风已经在改向  多少白发在风里回头  一头是孤岛,一头是九州  却有蒲公的一头白发,你的  要等到几时啊才肯还乡?  隔一道海峡的苍茫,不见对岸  落日的方向该是来信的方向  晚霞艳艳正烧着故乡  望海的眼神自然酸涩  何况还对着返照的夕照?  四十年后,所有的镜子  都不再认得我了,只怕  更加认生是西湖和太湖  更不提,多藕多菱的玄武  纵使我恍。隐还认得那后土  根深藤密,那古老的后土  千胎万胎一代代怀过  还认得出我来吗,还认得出   久别了,这远游的龙孙?  ——也是这样的龙年,这龙子    在鸡犬大劫的登高日    呱呱一哭坠在石头城  还认得出吗,这一头霜雪与风尘  就是当年东渡的浪子?  如今正要回波而归渡  像年年,南来北归的羽族  无阻的红尾伯劳和灰面骛  而那片多难多灾的后土啊  忍受过多少风暴的打击  一脚踏上去,乡愁,真能够解除?  只怕旧愁未解反添了新忧  四万万的旧愁变成了十亿的新优  曾经;长江是天堑,是天谴,横割了南北  断肠之痛从庚信痛哭到陆游  而今是更宽的海峡纵剖了东西  一道深蓝的伤痕迸裂一百多公里  未老莫还乡,老了,就不会断肠?  都说是海关要开了,开向乡关  而乡情怯怯,只怕一下子  五千年与十万万,从山东半岛到天山  甸甸都压上了肩来,承受得起吗?  四十年,久已愤于隔海的偏安  习惯了新大陆,习惯南北的卡罗莱纳  甚于老大陆,唉,甚于湖北和湖南  只会浅斟低唱:君问归期未有期  让百窗的短烛越等越暗
  悠悠的四十年,渺渺的百多里  纵使我一步就跨过大半生  跨进运河边江南的小镇  跨进电影里民初的院落  草长如忘;苔深似锁,只怕是  找得回蒲扇也找不回萤人  找得回老桂也找不回清芬  而迷藏才提了一半  那些夏夜的小游伴呢?  怎么一躲就躲了快四十年。  究竟,是躲在哪口鱼缸  哪扇门,哪座假山的后面?  握着简体字的来信,问苍茫的海峡  长堤的双臂伸向未知  堤末的灯塔顶着暮色  又一艘货柜巨舶正在出港  一盘红日正落向天涯

 

the best poem

Redsnow @ Monday, May 21st, 2007 ()

【春天,遂想起】
春天,遂想起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蜒于其中(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江南小杜的江南苏小小的江南遂想起多莲的湖,多菱的湖多螃蟹的湖,多湖的江南吴王和越王的小战场(那场战争是够美的)逃了西施失踪了范蠡失踪在酒旗招展的(从松山飞三个小时就到的)乾隆皇帝的江南
春天,遂想起遍地垂柳的江南,想起太湖滨一渔港,想起那么多的表妹,走在柳堤(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走过柳堤,那许多的表妹就那么任伊老了任伊老了,在江南(喷射云三小时的江南)即使见面,她们也不会陪我陪我去采莲,陪我去采菱即使见面,见面在江南在杏花春雨的江南在江南的杏花村(借问酒家何处)何处有我的母亲复活节,不复活的是我的母亲一个江南小女孩变成的母亲清明节,母亲在喊我,在圆通寺喊我,在海峡这边喊我,在海峡那边喊,在江南,在江南多寺的江南,多亭的江南,多风筝的江南啊,钟声里的江南(站在基隆港,想——想想回也回不去的)多燕子的江南

等你,在雨中

Redsnow @ Monday, May 21st, 2007 ()

(等你, 在雨中)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 蛙声升起一池的红莲如红焰, 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 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尤其隔着黄昏, 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 刹那, 刹那, 永恒 等你, 在时间之? 在时间之内, 等你, 在刹那, 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 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在我的鼻孔, 我会说, 小情人
诺, 这只手应该采莲, 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摇一柄桂浆, 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後的红莲, 翩翩, 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 有韵地, 你走来

FlashChat Users (聊天室用戶)
Author List
Contextual Q&A (相關內容問答)